交管新闻 通知公告 荆楚交警
路况信息 交通气象 曝 光 台
信息查询 民意调查 网上驾考
警务公开 警民互动 事故处理
安全宣传 政策法规 中外交通
汽车资讯 保险服务 旅游交通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>   交管新闻  >   新闻聚焦  >   正文

高温下的坚守:十堰交警站岗半小时浑身湿透 每天喝10升水


分享到: ;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发布日期:2017/07/25 15:37:23



  本网讯 (通讯员 陈霞) 7月24日下午14时50分,地面温度已超过50℃,十堰红卫岗信号灯出现故障,陈志锋顶着烈日正在指挥车辆通行。

  温度计放在马路上,不到5分钟就爆了表。尽管如此,对已经在十堰市公安交管局四大队交警工作岗位上干了37个夏天的陈志锋来说,早已习惯。24日14时50分,站在马路上不到半小时的陈志锋已经汗流浃背。

  最近几天,陈志锋工作时衣服基本没干过,一天至少要换两套,每天至少要喝10升水。“为了创建文明城市,我个人出点汗又算什么?”陈志锋觉得虽然自己快退休了,但只要在交警岗位上一天,他就要站好一天的岗。

地表温度已经超过50度

  温度计5分钟爆表 马路上站半小时就浑身湿透

  24日,十堰城区最高温达41.3℃,14点30分,是一天中最热的时段,位于红卫岗的信号灯突然出现故障。面对车流高峰,正在红卫岗执勤的陈志锋立即走上马路进行人工手势指挥。

  14时50分,记者赶到现场,一下车,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人瞬间好像进入烤炉一般,沥青路面踩上去有些粘脚,将温度计放在路面上,不到5分钟就已爆表,显示路面温度超过50℃。记者站在马路中间,只感觉一股股热浪自下向上涌来,头上火辣辣的太阳照得人有些发晕。

  而此时的陈志锋正打着标准手势指挥过往车辆正常通行,记者看到他的上衣已被汗水浸透,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上滴下。碰上有公交车或大货车从身边经过,热气更会包裹全身,但陈志锋似乎没有感觉到一样,仍然不停地打着手势,指挥交通。

红卫岗信号灯出行故障,陈志峰顶着烈日正在指挥车辆通行

  15时15分,信号灯故障排除,恢复正常,已经在马路上站了45分钟的陈志锋松了口气,赶到岗亭后立即拿起一瓶矿泉水,一口气灌下大半瓶。

  趁着他稍稍休息的间隙,记者和他聊了起来。上世纪80年代初,陈志峰退伍返乡来到交警岗位后,一干就是37年,而且一直在交管局四大队。“我在这个地方已经37年了,四大队辖区内的每一条沟沟岔岔我都去过,我见证了大队辖区每一条路的变化。”对于交警工作,陈志锋充满感情,尽管干起来不轻松,但陈志锋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累,在马路上一站就是37年。

  “在执勤中遇到头晕目眩时,就拿出随身携带的霍香正气水喝一口,口干舌燥的时候就抽空喝口水润下嘴唇。37年的历练,我早已习惯了这份高强度的工作,尤其是夏季,每次执完勤都汗流浃背。不过经过多年锻炼,我现在已经是耐高温的‘特殊材料’了。”陈志锋显得很乐观。

半小时下来,陈志锋的衣服全部湿透

为了及时补充水分,老陈一口气喝下了大半瓶水

  每天要换两套衣服喝10升水 最担心信号灯停电和交通事故

  正说着,张湾区城管大队的队员来了,陈志锋和他们约定当天15时30分对辖区内违法停放的车辆进行清理,这是陈志锋每天上午和下午的“必修课”。

  15时45分,衣服还湿着的陈志锋和城管队员们一起来到镜潭路,发现几辆摩托车违法停放在人行道上后,陈志锋便和城管队员们一起将摩托车拖移。

  清理完摩托车,陈志锋又出了一身汗。“没办法,入伏以来,我每天都要换两身衣服,上午一套,下午一套,一天到晚衣服都是湿的。”

  除了衣服干不了,每天陈志锋至少要喝10升水。“只要一坐下,就觉得口渴,每天出得汗太多了。”再次回到岗亭时,大队长陈敬明带来了十堰市总工会和公安局送来慰问民警的西瓜,陈志锋拿起一块,大口吃了起来。

  在高温天气里,路面执勤交警最担心的,就是信号灯停电和交通事故。陈志锋告诉记者,一遇到信号灯停电,交警必须用手势指挥交通,尤其是中午时段,站四五十分钟就得换人,不然肯定会出问题。另外,在一些轻微交通事故发生后,当事人不撤离现场,也会引起交通拥堵。这就需要交警一方面要和司机讲道理请其撤离,一方面还要指挥疏导交通,遇到不理解的司机,还得想办法消消他们的火气。

陈志锋和城管人员一起对马路上乱停乱放的摩托车进行整治
老陈和同事们一起吃着西瓜

  一块西瓜还没吃完,对讲机响了,说镜潭路发生了一起轻微交通事故,影响车辆通行,陈志锋连忙放下手中的西瓜,拎起帽子和记者招招手又走了。望着陈志锋的背影,陈敬明竖起大拇指,“老陈是大队的模范,37年在一个岗位工作,从来不叫苦,正是有这样一群交警,城区的道路才会更加畅通……”

  (责任编辑:史雪琴)